Dian Zi Shu Du Qi Lai Zhen De Mei Gan Jue Yao

总是有人声称:“还是读纸质版的书更有感觉,电子书么,没感觉……”

真的么?好像确实如此。然而,有没有想过这更可能是因为尚未建立起看电子书的感觉,所以才“感觉”看纸质版的书“更有感觉”而已呢?

说说记笔记这事儿。绝大多数人读书是不做笔记的,他们只喜欢走马观花而已,所以,在这点上对他们来说读电子书和读纸质版的书毫无区别。在毫无区别的情况下,对电子书的感觉等于零,对纸质版的书却“情真意切”──因为毕竟读纸质版书已经有过许多年的经验。

记笔记,有两种基本形式,一种是“摘抄”,另外一种是“批注”。很多人读书不做摘抄的原因其实只有一个──怕麻烦。说实话,也确实很麻烦──读得起兴之时却要停下来摘抄确实扫兴。有时我们会用画线、画框框、用高亮笔,甚至折页或者各式各样的书签来做各种各样的标记,然而,最终会发现,它们自身是没有 “检索功用”的,所以,并不灵光。而重要的内容不摘抄到卡片上,那么将来几乎无法检索──后患无穷。有多少次你遇到过这种烦恼:“我在哪儿看到这事儿呢?”翻遍书架竟然没找到的挫折感和懊恼只要有过一次就足以使人要么从此放弃读书,要么从此立志养成读书勤做卡片的习惯。

读书的过程中,看到某段精采的论述,总是不由自主地发会呆,想想身边有哪些例子可以作为这段论述的补充证据,或者这个论述可以用来解释那个长期以来没想明白没看透的现象……反过来,有时候看到一些胡说八道,也会震惊于它的“经典”、它的“流毒之广”……无论是哪一种情况,都要在留白上记录下来,将来不一定在什么时候会用得到。而如若不是“闲逛”,而是“有目的地找材料”,那还是要做出卡片,将来(抑或眼前的、抑或遥远的)才能更加方便地检索……(当然,在别人看来,你那是“信手拈来”……)

我运气好,小时候有个在图书馆作副馆长的妈妈,所以家里从来不缺卡片……不过,我自己在那个边疆小城市里长大直至十八岁离开的过程中,从未看到身边的同学读书做卡片。读者也不妨观察一下身边的人群,就会知道读书记笔记的人少到什么样的程度,读书做卡片的人又罕见到什么程度。原本小学生就该学会的事情,竟然是只有在研究生院里只有少数人懂得做的事情,是不是异常吊诡?

可是,如果读的是电子版,摘抄是没多大必要的──因为数据就在那里,只要有良好的备份习惯,那些数据就不会丢失。所以,与其摘抄,还不如反复欣赏一下那些词句,加深一下记忆。以后任何时候,只要记得只言片语,就很容易通过全文检索直接找到原文。做卡片的时候,不仅要摘抄原文,还要记录下出处,包括书名、作者名、ISBN、页码等等──可如果书是电子版,这些都可以省去,真是“太省事儿”了。用过一段时间电子书就知道,实际上连做标记都没多大必要,因为只要有全文检索,就可以随时找到原文。所以,读电子书的时候,省下的大量精力都用在“批注”这样更加有趣的事情上,感觉真的特好……

在设置好全文检索的计算机上,笔记记在哪里都没关系。可以直接在原文档上做出批注(无论是pdf文件还是doc文件都支持批注功能),如果你像我一样多少有点“洁癖”,不愿意“污染”原书的话,那就直接打开一个文本文件,把精采的文字拷贝粘贴进去(这相对与过去要摘抄到卡片上不知道省多少功夫──感觉特好……),而后把批注写在下面,然后保存──甚至不需要关心文件名究竟是什么,保存在什么位置,因为有令人感激涕零的“全文检索”(当然,“永远为文件取一个有意义的名字”、并“把文件集中保存在特定的位置”是好习惯)……

电子书还有纸质版书难望其项背的优势。想象一下这种情况:你在读一本有趣的书,读着读着看到一个你不理解的概念……用一个早就设置好的通用快捷键就可以呼出浏览器打开wikipedia,查个究竟;如果重要就直接保存起来,以便将来全文检索……或者读着读者想起来前些天读另外一本书时写过的某个批注,于是通过全文检索找到那个笔记,要么修改,要么补充……这种在电脑上可以瞬间做完的事情,读纸质版书就会因磕磕绊绊而懒得做,或干脆不做,“感觉真轻松呢!”其实,不止是读“学术书籍”用电子版更方便更有效,读小说更是如此。比如,丹布朗的小说,一本下来,wikipedia怎么也得查过几十个页面才算够用吧?

另外,大抵上只有认真读书的人才会做这样的事情,然而,这么做的人通常会非常频繁地地这样做:拿着两本书对照其中针对同一话题的文字,而后得出很多有趣的结论。想象一下你在宽屏显示器上左半屏一本书,右半屏另外一本书,对比起来的感觉;再想象一下你左手按着一本书,右手按着另外一本书,没有第三只手翻页的感觉……

所以,读电子书的感觉实际上要比读纸质版书籍的感觉好出不知道多少个等级!也许有些人会反驳:“纸质版的书,可以躺着看,可以在有光但没电源的地方看,电子版的书行么?哼!”如果读书一定要有这样的感觉才行,那几年前还真的没什么办法争辩了,不过,现在Kindle、iPad,早已使这样的抱怨或者质疑变得相当可笑。还有人提到纸质版的书有“书香”……我觉得屋子里上放个特定味道的香水瓶来得更直接一些。

总结:跟着“感觉”走不靠谱。